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當自己的愛人
 
 
 

很長一段時間,我一放鬆就覺得悲傷.凍結太久了,都誤解冷凍的食物比正常食材較為新鮮.
最近特別敏感易落淚,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,這是找回小學時代的玻璃心了.

光只會說:”我不知道”,是很沒有創造力的.除非不是那麼放鬆的場合,不然我幾乎都會自己試著往內在找答案.我覺得若我能先尊重自己,問過自己的心,能讓自己更加流動,能量才得以更新.

我從沒有見過我媽媽,我一直以為後媽不愛我是應該的,因為我媽也不愛我.但我有來自阿媽足夠的愛,我並不匱乏.匱乏來自頭腦,幼稚園教唱:世上只有媽媽好.我是沒媽的小孩,我渴望更多更多,那些我想像的,以為大家都有我沒有的.
我相信願意投入療癒之路的人們,都有一個很大的傷口,來自渴望媽媽的愛.
我開始正視一件事情:我不是沒有得到愛,而是沒有得到我想要的那種愛.
那不是任何人的錯,只是事實就是這樣.我若不接受事實,就只有將自己推向痛苦一途.

我的朋友說她很幸運:花時間進團體、這麼努力去作個案、4年不去工作、沒有經濟壓力、不在婚姻狀態裡、沒有小孩需要養...想要成長、成道想到什麼方式都試了,也去了普那,卻完全沒有任何進展.
我想,也許她就是太幸運了.挫折是必要的,憤怒是必要的.就像種植稻穀需要風吹日曬雨淋一樣,這是身為人可以經歷的深度.如果不夠盡力,就沒資格嚷嚷著要放棄!
我也看到自己,一路披荊斬棘,拔雜草與敷藥都來不及,實在沒有空想到我會不會成道這種事.我比較要緊的反而是:我會不會太灰頭土臉,上不了檯面,嚇走了以為治療師的心都必須是如此修修補補的靈性道路有緣人.所以我的治療風格比較傾向帶點遊戲的心情.

”成道”有點像是雙手高舉向上,我要我要我要...,這樣的姿勢怎麼呼吸呢?只有雙手放下才有辦法好好地深呼吸吧.
我也是一樣會不自覺地陷入”我要我要我要...”裡面,但我現在懂得對自己寬容,盡可能地在察覺時就對自己say Yes!盡可能地不優先考量頭腦裡的批判.內心有個渴望:把心找回來.

在物質世界成功是不太需要有”心”的.只要有銳利的頭腦與說大家都聽得懂的話.
我認知的成功來自慾望的滿足:金錢、男人、美麗...即使如此我仍然夜半難免覺得痛苦,主要是靈魂的需要和我不一樣.靈魂催促著我靈性成長更上一層樓,不要我因為志得意滿而停滯不前.殊不知渴望安逸揮霍是我來人間最想做的事,偏偏我的生活馬不停蹄.

我知道努力不會白費,因為如此一來,才會知道光有作為並沒有用.
我的治療師說她為了媽媽過世的事非常憤怒:”妳都還沒有給我足夠妳的愛,妳怎麼可以死?”看到她能量上這麼聲嘶力竭讓我感受非常震憾,她說:”我也浪費了3年的時間,才接受事實就是這樣”...可以這麼他媽的大庭廣眾講出來,真爽!
而我從來都不敢對我爸咆哮:”你怎麼可以不愛我?為什麼還要輪到我要求,居然還敢告訴我你沒有辦法?...”只敢默默垂淚,渴望遇到識貨專屬於己的男人.我相信我暫時是妥協了,接不接受又是另一回事.
但我願意接受現在就是這樣,事實就是這樣,目前我的能量狀態就是這樣.
目前沒有男人符合我心目中渴望的那種愛是事實,而我當下這一片刻可以做到最好的是這樣:我呈現於外在的模樣,不試圖去掩蓋、隱藏、躲避.

這是在我心這裡發生的:想要快樂、有智慧、完美主義、被愛、比別人高一等...我的願望並沒有比我剛提的那位朋友高尚,只要是目標,就還只是待在慾望的象度.
完美曾經是我的目標,但牡羊座的粗枝大葉難免會在我身上發生,後來只好阿Q地想:雖然我自以為變成完美愈會有人愛我,但偶爾出點錯,說不定令人覺得我好可愛喔.那麼我當Q版的卡通級完美就好了.
當我開始對自己say Yes,讓我更看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,我允許自己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...Oh,Yes!我擁有快樂幸福的感覺也在這裡,我愛上了自己的幽默感.
最令我高興的是:我作我喜歡的工作,有我滿意的生活.我終於在聽夠了外在吵嚷繁雜的聲音間喘口氣時看到:這些從來不是我逼迫自己的,原來我是本來就享受工作,喜歡上課,喜歡我自己.做我喜歡的事完全不需要努力.
當我看到追求靈性生活的人揠苗助長的結果是根爛了,苗折騰斷了.我都會覺得好可惜.等待有時是美德.喜歡自己具備成長的可能性,每個人都有成長的可能性,被選中的是少數的人,珍惜這份幸運,更因對自己仁慈一點.沒有打敗別人這回事,競爭只有戰勝自己.

我願意等待,對自己有足夠的耐心.在遇見我想要的那種愛之前,我願意先挖掘自己的好品質,當自己的愛人.放鬆在生命的流,做自己,享受自己.首先,我還沒試過做愛時,願意就對自己的身體say Yes,單純享受自己的身體感官品質的歡愉,我決定去義大利好好試試!

 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Oct
17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