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衡量快樂,要透過痛苦
 
 
 

女人運氣好的話,只要笨一次,運氣不好的話,就要笨很多次.而我,通常是屬於要笨很多次的那一種.
雖然跌跌撞撞,卻不太會留戀過去的感情.那種感覺就好像:追尋過很多為什麼,才知道事情就是這樣發生的.

依戀劃上句點,那東西很沈重.衡量快樂,要透過痛苦.能否走出來,跟個性影響很大.我笑說年糕很有情場職業道德,我有伴侶時就走開.能走到現下的田地,主因來自他的擁抱令人難忘.我不知道其他人,是否只要被他熱情擁抱過,都會終身難忘.他最好的部份,就是使我覺得自己又性感又快樂,不管他在看影集或做什麼事,總是摟著我,而我就躺在他身上發呆...

朋友之間流傳:衣服是新的好,情人是舊的好.對我而言,不是這麼回事,也沒有舊愛不好抛棄的問題,來來回回情場多年,真的覺得刻骨銘心的愛,是會死人的.情人對相思的苦,是很苦的.夜深人靜時的我常會想:如果我的眼淚可以讓某些人看到,人生會不會更好一點?但一切不都是自己的選擇.我的問題:總是太寵男人...而際遇幫助自己反省人生,至少我學到一點:冷靜一下,在暈船的時候,先別期待未來...生活中永遠沒有必要去擔憂任何事情,我立刻就會很好的.我發現自己對生命中所有有助於我達到此一地步的種種因素,已經能微笑以對,不容易因為私人情緒而影響判斷力.

朋友問:為什麼會上床?
相信我,我也很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.有勇氣混,跟混得很聰明是兩回事.我二者皆不是.人生就是有很多款,年輕時與年糕臉撕得夠破,會採取不理智的手段.後來居然會只是單純地互相照應,用頭腦想,我也想不透這意想不到的一切,過以前從沒想過的生活.不過有一點,我常常提醒自己:我是因為愛而來到這裡的.年糕有很多話可以跟我說,大多是他說我聽.然後,上床比較像是接下來不知道要做什麼了,也沒差多做這一件的那種味道.
總有方法學到訣竅:走出去才能走自己的人生,學會在享樂的需要與對虔誠的渴望之間,求取平衡.

熟知我與年糕的故事的人都會補上幾句:真的挺得住嗎?
一段情,真的可以毀了一個女人的一生,而我選擇讓悲傷有出口出來.我總是認為自己只有一個,一定要好好善待,所以我會給自己在療傷的過程,更多的選擇.失去所愛的當下一定很痛,後來都回報在我的工作上,也有了衡量快樂的方法.我所選擇的態度,真的化做某種形式,回到我的身上,同時我的這些經驗讓我的個案也受惠.回憶起從前的時光,那時的我以為愛情可以永恒.哈哈!!現在自己都不會相信.能走過舊愛,我猜我是跟自己的準備工作有關.我想的簡單, 失去他總比失去自己好.只要他或我能幸福,分手當然有意義.

愛情的世界,只是還沒找到彼此而已.現在我知道自己是有足夠的魅力去擄獲一個很棒的男人,我一邊在等對的人,也一邊在休息一下,把傷療一下.把人生整理好,準備好與適合我走人生路的男人,在街角再相遇.
不過我有個疑問:人世間,為什麼只出礦泉水?應該要出一瓶忘情水才對..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y
27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