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每個治療師,都是這麼來的
 
 
 
姐姐給了我一個網站http://blog.yam.com/Petrene,我看到我信任、崇拜的老師的否定,難過得哭了出來...
我回應姐姐,我現在的想法是:可能我的忙碌有搶到別人的丰采了吧.
姐姐說:第一個感覺是我好朋友被攻擊,我到底要不要告訴她呢?
在姐姐面前,我可以說真實的感言,我說:對啊,我了解妳的顧慮,剛看到還以為自己看錯了,我的個案都忙到天邊去了,我有時會想,太閒的人才會計較這種事吧?...我只是有深思一件事:為什麼人跟人之間,要有鬥爭?這個啊,不要回應是最理想的...反正我的服務項目又不是只有重生治療.但我實在沒跟別人互動,所以什麼都不知道,哈...

姐姐說:是啊,不要隨之起舞.但心裡知道這件事就好.只是,網路無遠弗藉,有可能利益關係衝突到,但我覺得在網路指名道姓很小家子氣...我是想,人是不是無法跑在別人前面,就要製造擋路的石頭給人絆倒?
我心裡很失望,嘴巴卻繼續強顏歡笑:...哈哈,好有創意的尖酸刻薄的說話方式.

姐姐開始分析:對她而言,妳應該類似公主,打扮很漂亮.妳招嫉妒了,但嫉妒妳的人不知道自己是嫉妒,他們合理化自己的行為,是為了維護正統...
我喃喃自語:好奇怪哩,作出成績來,就會有人找喳...可見人都喜歡弱者,可以顯示自己的厲害...但事實上,我覺得客戶多得不得了,不太會重覆才對啊...嗯,我要學習的功課就是:我怎麼這麼容易比有實力的人有名氣啊?...
姐姐說:這就是妳的實力.就像做保險時,為什麼妳的業績會這麼好一樣...
我難掩受傷的情緒,幾乎哭了一整天...
我想,我只別人多作了一件事:那就是確實去執行.我的人生現階段,工作、賺錢、付學費,很開心...自由嘛,一人當家...彈性較大.
姐姐一如往常一樣沒禁忌地說:真好耶,羨慕又嫉妒.

我在想,會不會與那時當地的翻譯有關?...因為她翻她自己的意思,不是照我的意思翻...還一直覺得我不對,不好,不如何,不怎樣的,好像除了這一個學派,我學的都是垃圾...但我不喜歡這個翻譯給我的感覺...我覺得,人外有人...像我要去佛羅里達州上課,就被她們嘲笑,覺得上她們的比較省錢,又貨真價實...
姐姐靈光乍現地說:中古世紀,很多真的女巫都被燒死了,很多沒被燒死的,都是假女巫...我怎麼講出這麼有學問的話,哈!
我說:我真的覺得我被燒死跟淹死過...離題了...當時我跟她們聊,她們覺得我喜歡遍訪名師,不是真學問...
姐姐同意地說:有可能是真的.我也喜歡到處看,不喜歡從頭到尾,就一個老師.妳要靠翻譯,不能跟老師真實傳達自己的意思,還滿痛苦的.
我說:但那是我靈魂的渴望,我想去找自己...
我不是家財萬貫,純粹只是我好像是要喚醒一些什麼記憶來...所以我跟翻譯不歡而散...我太欣賞專業,但我覺得外國人都較勢利吧...費用算得很清楚,少了一點温度,但我不是為了任何人學的啊...我曾經請教過一位治療師,關於這件事的始末,加上:她們說我偷她們的東西...治療師回答我:每個治療師都是這麼來的...所以我學會:去看事情正面的地方,也就是我學習到的經驗、獲得...翻譯要求我要一字不漏地背詞,我覺得這不符合治療的原則...每個個案都不同,我又不是機器人,我們起了相當大的爭執...拿了證書回台灣...證書對我而言不算什麼...我至少50~60有張證書,或不止吧...
姐姐質疑:如果證書不被認同,怎麼會發?但我不懂為何要說"偷",這樣很傷人...
我也質疑:
如果證書不被認同,怎麼會隔了一年才說無效...所以說,欣賞專業或對我有啓發的地方就好...
 
姐姐說:我想,我讓妳知道這網頁,是對的,以免妳一直被背後中傷都不知道...
我想想也是:對啊,妳對我真好...我現在愈來愈只看重自己有的.
姐姐關心地問:妳現在對知道這件事有什麼感覺?
我想半天:大師也是怕被超越的.
姐姐的感想是:老師給我證書,代表認同.我會想知道,這訊息是否出自老師本人、本意,為什麼要劃清界線?其目地是?我也要讓他們知道,我知道這件事了...
我說:我了解了,這種感覺我很熟悉...當我比後媽的女兒好或得獎,我後媽也會劃清界線,說我不是她女兒,不是這個家的人...
所以我的反應才會是這麼的懶得搭理,比力氣花在其他地方還比較實在...能跟妳這樣聊聊真不錯,若我自己發現,肯定更錯愕...
 
姐姐說:我不會反擊,那是浪費力氣.但我會禮貌性的讓對方知道,我已經知道這件事,然後安靜...
我倒覺得沒必要:能量總是這樣,會回到原始主人的身上去...也許她們就是想要傷害我,但我可能因此而更了解,除了重生,我的專長是什麼?發展出自己的...這世界上,誰沒有誰不行,我的專長也是一樣,要日新月異才行...如此一來,我也只能最出色了...不僅熟能生巧,又樂在其中.
姐姐說:妳果然是真的女巫,才會這樣...有的大師,真的很怕被超越...這些人在示現一些東西,只有當事人去看...
我說:可能我們都還沒變大師,所以沒有這個恐懼...這真的就是人生,有知己、有敵人...我們二個都是鄉下人,城市人的心事,我們真想不到...我們繼續保持這我們鄉下人的質樸,做很多事,會地基更穩...
真正的療癒,是在改變一個人的意識...我抓到精髓了,別人若沒有,攻擊100年也沒用...如果我的因應方式仍然都是愛,那才是真功夫...
我還在掉眼淚,為了不被了解&輕易被斷定,我通常不是好戰的人,但我會握起拳頭為了保護...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y
26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