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感情是生米,夫妻是熟飯
 
 
 

我的槴子花含苞待放中...我喜歡她的香味,以前在我沮喪時,我會到公園聞聞她的花香...然後告訴自己:事情都還有轉圜土的餘地啊...
現在自己就種了七株,來個福地福人居!

開始想要學英文,來自我整理舊物時,發現自己學生時代用英文寫的作文.當下就被自己驚嚇到...我的程度曾經這麼好???我身為自己怎麼會不知道???...於是,我試著想:當我想要"向後跑",逃離人生某些重擔或難以改變的局面時,我為何不可以選擇連結宇宙間"轉化的力量",讓它進入我的生命,協助我參與生命中的重擔?...我突然發現,我開始沒有那麼想抗拒學習英文這件事,並且在心中開始決定要在此時此刻幹,要變成全能型的人,獲得自己的支持.不再自我安慰地奉行什麼"瑕疵就是美"之類的鬼話.

FB上的那位仁兄又寫訊息來了,我有被打擾的感覺...
他又再邀請我一次,省思我看待與人的關係:若我心裡已經有聽障的話,當然聽不見對方是怎麼欣賞自己的...我好像仍不斷將人生經驗投射到大銀幕上.
他:「其实我们学了这么多心灵成长的东西,应该比其他人更懂得放下。我去过印度3次,最受用就是学会了“活在当下”。如果方便我们可以交换电话,有空在电话聊聊天。」
我真的很不愛有人說教,於是回答:「放下&活在當下的道理我懂,只是現在很接納自己的人性化...我不習慣用講電話的方式來交朋友,若有機會再碰面聊聊天,不然,就先這樣吧...我實在覺得遠距離的友誼,太過夢幻了,而且,很費力...若你有來台灣訪友,我的電話是...」
他的善意出現得很不是時候:「我相信缘份,有缘千里能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。从香港到台北只是75分钟时间,比台中到台北还要快喔。」
我蠻腦子關我什麼事的OS:「OK,那就由你來吧...出門超過半小時,對我來說都太遠...」到底要重覆這個命運到什麼時候?有沒有破解之道?
他:「好的,我一定来。」
 
我只追求不斷滿足於一些微小的細節,在小地方去找快樂,吃美好的...我害怕太多牽扯...我從來不知道虛幻的好(ex:感情是生米),只有握在手中才是寶(ex:夫妻是熟飯)...只是我還沒有找到方法從離開的地方重新開始.上一段感情太多我冷靜,他不理性,他就會想激怒我,因為他不想只有他當壞人的劇情...並且,他做一點點事就等著感謝,沒有忍耐就會翻舊帳...互不相讓與人內在的恐懼,太害怕就會想把人逼走,而講出更難聽的話...一旦能抽身的我,無法再像嫁給一個長不大的弟弟,他會把自己的人生賴給我,我自以為的治療師情懷,也給自己惹了一個麻煩...

傷口要療傷,我一想到同居的那一年半,就覺得結婚是一個冒險.好處是:我無所遁逃地討論、觀察自己真實的內在需要是什麼?,也拒絕忍耐,不要求取和諧,逃避衝突,而忽略了裡面的機會...掀開曾經的傷疤,會好.
光的美,在於射向黑暗.當然分手的男女朋友,不要多作回應比較好.
我的槴子花完全綻放了...我喜歡用種花來維繫自身與大地之母的關係..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Jul
24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