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知天命驅吉避兇
 
 
 

我的菲律賓風鈴蘭又開花了...這幾個月,大概是我花園最花團錦簇的時候了,光我的小花園我也忙得很...這也是菲律賓風鈴蘭喲!!

看完"愛在紐約"的心情還在餘波盪漾,傻蛋的媽陪我吃晚餐時,餐廳阿伯介紹一位據說曾經見我在同樣的餐廳推門而入,覺得我的穿著很美,而很想認識我的會計師來互相交換名片...感覺很像國中時期有人攔街表白,我覺得很有趣!
餐廳阿伯又繞回來告訴我:他們都年薪千萬以上...我和傻蛋的媽相視而笑,我因為被傾慕而感到驚奇...但若沒有對的人,我是寧可不強求、不排斥、不幻想...不過,我也不用想太多,因為我實在太誠實與自由,講反話是想要多一點的證明,少了男人喜歡的嬌羞感.

而我真正怕的是,就要愛了嗎?掏心的後果都很淒慘耶...
我也學會用或然率來克服憂慮.問我自己:「這件事發生的機率有多少?」我還不確定我是否在創痛中成熟的了?因為我最清楚的東西莫過於悲傷,還有別的匱乏.還有,我也過了寂寞是要透過別人來看到自己的過程.
我還是開心,在經歷了那麼多之後,有路人愛我、欣賞我,真是奇蹟.

傻蛋的媽一直說:不要啦,他太老了...
我直嘀咕:我跟他不合,我們沒有在一起,那也不過就是生命的一個常態而已,也沒什麼了不起.寵我和框我之間,有微妙的差別...有錢給我花,或接送上下班這種事,已經再也無法滿足我了.我需要把我的觀念講出來,坦承地講出來,就事論事...結果當然弄拙成巧,大愚若智囉.
後來她發現,他拿了我的名片後,退避三舎,我的職業再次喝退了喜歡楚楚可憐形象的人.我不明白,男人為何會認為我沒事就會去看他的隱私?我才懶惰呢,我連自己都很少用知天命,好來驅吉避兇了.
其實我判斷一個男人愛不愛我很簡單,就是他是否願意滿足我的所有興趣,這對我而言,就是很愛的表現.

我對自己的認知是懂得在生活中製造趣味的女人,可以讓二人之間的互動每天都充滿新鮮感.沒錯沒錯...我就是那種傻傻對人家好,屬於風趣型的開心果,標準的『你給我陽光,我給你燦爛,你給我洪水,我給你氾濫,你給我月光,我給你浪漫』型的女人啊...哈哈哈...
我認為性感不需要學習,是任何人與生俱來的能力,只是可能從來不知如何發揮而已.

今天就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!!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r
19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