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我的心,很久以前就長繭了
 
 
 

笨笨突然打電話來.我在電話中有插播,我一向是不接的.講完電話,也認不出是誰的電話,於是我回撥...好笑的是,我居然不認得笨笨的聲音.
他找我喝下午茶,我說我沒辦法.他說要聊聊,我說我沒辦法.
我真的不是客套或什麼的,我是真的沒辦法.皮膚變厚時,長繭可以保護傷口,我的心,很久以前就長繭了...

於是擅長業務的笨笨,開始在電話中行銷我猜是直銷的東西...我不在乎他賣什麼,因為我不會跟他碰面,或再有任何生活、工作上的交集...我心裡面,倒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討厭他,而是,我受夠了.他是一個怪胎,這不是稱讚.我對他是過度了解而分開.雖然我也曾好些日子,念念不忘地卡曾經被他當掌上明珠,倍受寵愛...我心裡面真正的感覺是:"我曾對你很好,別反過來折磨我...現在我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草繩...好不容易我才讓情感脫鈎,那是需要毅力的...在平行宇宙中,我不能再刪除你存在過的證據,至少我學會了,再也不要為了愛的理想,而與男人在一起...

當然笨笨有他的魅力,聽著他說話,我卻只想到:他是不定時炸彈...
我以前都小心翼翼,維護我所重視關係的健康...遇到憤怒的笨笨時,我一直以為,我再好一點,我再努力一點,他就會不一樣了...在我探索我失落的東西時,會卡住好一陣子,最後通常會整合,我想起我們是互補的一種強烈.曾經那麼好過,人已經不對了,但我依戀曾經那些共處的美好的經驗,而一直努力地再試一下.在一起的那一年半,光是我自己給自己加油打氣"再試一下",都不曉得有幾百回合...才發覺自己忘了觀察對方的挫折忍受度,而這很重要!
我對愛的判別是:被接納的感覺.我心目中的理想自我遇到一個空間,可以被發揮.我一直說服自己:這一關過,人生才會開濶.我會繼續在自己生命當中找出路,在了解我的人和在一起...
事實上,我知道我不希望自己的人生被搞砸,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跟他玩!!

在每個時刻,我們都可以選擇,要當個受害者?還是要當個創造者?
他會跟我聯絡,主要是要我去聽他認為很好的公司.我的感受並不好.他說要我試吃,我請他別浪費在我身上了...我非常知道我自己,並不相信這一套.自己的信任感是在什麼時候被破壞的?跟一個心態、性格扭曲的人在一起,把二個人一起往下拉,關係是注定要破局的...我已經了解到: 我在愛情裡面,不能忍受的事情,就是:不同心、不尊重、不信任.
他過得不好,或我過得太好,前任情人才會回來找我攪和?當他一直問我:再打電話給我,可以嗎?
我是關心他,一個曾經很熟悉的陌生人.但我真的也覺得沒必要.其實大家都只是要安慰,不是真的要在一起.

我是一個非常熱情的人.與笨笨關係的結束,讓我做了個決定:我對男人,再也不同居、不專情、不送禮了...做什麼都是浪費時間!
當然,笨笨的失敗是我的觀點,他還是有他的優點在的...但我對笨笨,就像講完電話要按結束鍵,有時切斷聯繫在所難免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y
21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