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為了自救而假裝快樂
 
 
 

今天爸爸打電話來,提到家裡山上的地的經營問題...我的這輩子,聽爸爸唉聲嘆氣到習以為常,把人們的各式抱怨當背景音樂...我超級能懂絕望、憂鬱就像已經死掉,只是軀體,沒被帶走的感覺...漸漸地,當我知道得愈多,能說的愈少.
我說:我很有自知之明,你的東西都不會是我的...我只是希望你的苦心經營,不要浪費...時代不同了,要改變作風了...把它訴諸生活化,請人來採水菓,發展成觀光菓園或特色民宿...魚幫水,水幫魚,路可以變得很寬很寬...
爸爸很反感,直說:妳至少要拿一千萬回來才夠啊...不認識的,不要介紹來...也不要找朋友來幫忙,到時打壞感情,那是多損失的...
我想,他只是無所適從.
大家知道我的樂觀怎麼來的了吧?面對悲觀的爸爸,一生看不到什麼好事情,偏偏我又愛他愛到不行,只好,為了自救而假裝快樂,裝久了就好像是真的了...

意識會困住一個人...好可怕!難怪天才從不懷疑直覺,一懷疑就會產生怪念頭...
爸爸山上的六甲地,和台北,是屬於同一星球嗎?為什麼我看來欣欣向榮的世界,在爸爸眼中,變成了這個世界需要的只是"忍耐"...
我忍不住笑了出來,問68歲的爸爸:你的人生,從我認識你的那一刻,你就一直叫我凡事要忍耐,你自己習慣了喔?!
我敢作人生很大的賭注,我的事業或我的戀愛都一樣,可能不擅長深謀遠慮的我有點兒呆,就是最會安慰自己:在每一次的失敗中,自我成長,知道自己要什麼...而且,我的阿Q思想裡還包括:還有狀況就代表:還不到最後嘛...創造力是無止盡的,最後一定會迎刃而解!!
後來,我好不容易才想通:人生所有的問題都有一個共同的原理:志願的就開心,非志願的就不高興...

2012的災難預測就像指南針一樣亂晃,遍及全世界人的心.我也看到自己被人生吸乾的熱情...
爸爸提到弟弟很懶惰,叫都叫不動,他的孩子怎麼會是這個樣子...
我突然想起阿媽對我很有義氣,等我一切能自理才死掉.我承諾過阿媽:我會過著體面的生活...
所以每次我快要自暴自棄時,躲在自己騙自己的象牙塔裡面時,我就會告訴自己:這麼棒的天賦應該盡力揮灑,有挫折時,就繞繞遠路,做一些不相干的,直到我再度擁有遠見、力量、活力、膽識...畢竟我丟棄我的才能,並不能讓姐妹起死回生,並不能對罪惡感、力不從心、覺得自己不夠好...有所彌補.雖然低潮時,我常會為只有我一個人活著而惴惴不安.

傾聽別人的惡夢,對我是種療法.
人們總是喜歡錯覺...就像爸爸的憂鬱、自怨自艾就像墨水,污染每個和他靠近的東西...小時候一直希望自己能當隱形人,後來我希望自己當個:人們進入我的生活,就會有好事發生的那種人...每次我都以為自己無法更上層樓,我每次都錯了.我承諾過阿媽的,我來自堅韌的家鄉...所以,我一定做得到.我會贏,那是我的天性,因為我有信念.
我要繼續施展我的身手,為我的信仰揮拳...最後,看起來很古怪的事,都會變正常.看起來不可能的事,都會成真..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r
20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