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享受逆境中的成就感
 
 
 

我認識N姐,完全是巧合.
我欣賞她,總有能耐說服最頑強的人.我也欣賞她,坐以待斃沒用,會有技巧地要設法脫困...我同時還欣賞她,很聰明,而且閱歷豐富...我喜歡驚奇的事,她很靈活...而且天賦這種東西,不是學歷能給的.

這一、二年,我愈來愈受不了N姐的脾氣.好像她會把憤怒,排山倒海地倒在我身上一樣.從心理去評價她,漸漸地,我不會在N姐一批評我,我就自動先矮一截...她是能言善道,但我並沒有覺得她全對,而我要照單全收.我的感受比較像是一起吃飯,彼此陪伴,講講我在做些什麼事,想些什麼,學到什麼...倒不是想聽她的意見,我只是習慣尊重她,這是我禮遇我喜歡的人的方式...我的目的不是她接受我的言談,而是了解她需要一種情緒的宣洩,以及有一個體己的人,待在身邊...這些是我習慣的事,因為我確實關心她這個人.這是我挺她的方式.
大家都處於不同的時期,過去都是我的一部份.自己成長後,也許不想維持這個關係.

她說她對我很好,我也對她很好啊.只不過我對她的包容,她也沒多大知覺.我們每一個人,何嘗不是只看得到自己的付出?
大多的時候是她在講話,我會趁空檔講我的近況、看法,但她大部份總是在生氣,或處於批評的能量.冒犯她久了,我也習慣了.她最常說我有缺乏她要的社交禮數的白目.或經常性地,熱終地推銷她的產品...我不是不認同她,但講的次數過於頻繁,會讓我有跟電台賣膏藥的主持人碰面的錯覺.更何況,一開始是我找她陪我寫一年內的十個願望的,我不會覺得只有哪一套系統好,我只覺得不管深信什麼,到最後都是殊途同歸.

當我跟她說,我不想照她的方式,她氣急敗壞,眼神相當可怕...好像除了她的方法,其他都是蠢蛋一枚.
今天N姐說我對爸爸、前男友、對其他人,好像都較壓抑自己的情緒,為什麼對她不是?...我覺得很好笑,我對她最是了.我們都是處在高度壓力的人,我只想要她聽我說話時,只跟我一起承受挫折,而不是幫我解決,或給我意見什麼的...我想我可能很老套,我對人際關係、情感等等很多地方都像我父親的優柔寡斷...謊言所透露的我,不也是一種真實?

我對N姐有一種特別的情感,是憐惜吧,也心疼她的堅強.如果沒有這一層,她應該是我避之唯恐不及的人,沒法這樣幾乎每一、二週就碰面吃個飯,問問近況.我把我對她的不高興藏在心裡,假裝,不然吵出來很難看.處在這樣的僵局,就是該保持距離了啦.
我們同樣都是什麼都想要的人,我們想要身份地位、平步青雲、多賺點兒金錢、不可或缺的安全感...為了這些我們都想要的,慢慢地享受逆境中的成就感.因為我們渴望當自己領域的明星,沒有舞台,我們什麼都不是,只是普通人.

關於這些她讓我受不了的地方,我選擇有話不直說,主要是不想撕破臉.我們沒爭吵,只有經常性的意見不合.累積多了的意見不合,我就不想看到她,才能冷卻一下不舒服的情緒.我對我們的友情喊"暫停"的時間就像下雨.就像下大雨後被大雨沖走所有的不開心,雨後過後,什麼都沒有了...運氣好的話,就可以看到彩虹.

天生的樂觀,會用在逆境上.信念支持我過每一天,不敢想太遠,今天過完過明天,明天過完過後天...對於老朋友,如果我是非志願的,為何我的人生會停在這裡?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Sep
17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