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某段時光的遺失
 
 
 

跟姐姐大半年沒聯絡上,我們還能保持二十幾年的聯絡真不簡單,生活作息的時間都不一樣...如果她在台北,我大概每週可以去找她吃一次飯,暖和友情...我大部份都是零碎的時間.每回我都假設自己是候鳥,總會飛往溫暖的地方.

這回,我只簡單地對姐姐交待這近一年:發生了好多事,台灣、北京跑來跑去,就算不是人,心思也跑來跑去...不過,後來我想,不去就是了...介紹人介紹了合作的人給我...我真正見識到唸苦幹實幹大學的人,太容易幻滅,而輕易地怪罪別人...後來,又介入了政府官員也想分一杯羹...我喜歡單純點...然後事情愈來愈複雜,覺得他們很糟,我就不喜歡這樣的人際關係...一言以蔽之:我被北京人批評得不得了...但我想:有何不可?我又不是第一次讓人驚訝,也不是第一次,被人用各式各樣的理由抺黑...我猜,我大概是那種,孤芳自賞有實力,但欠缺感染力的人吧...我以為我很有方向,事實上,我逃避現實...我覺得這非常命中紅心...事實上,和他們互動,不是真正的交談,只是打發時間而已...我到底,要留下什麼當代表?
土星與冥王星90度,關係需要重整.習慣顧全大局的我,一刻也無法忍受人際關係的不平等,說不上來,就是不想再忍受了...

我認真數了數,我跟姐姐起碼有超過九個月沒聯繫,或更久吧...姐問:他們想吃定妳?但是當初是怎麼簽上線的ㄋ?也是人家介紹認識的ㄇ?不要被他們欺負...不過,也算是有見到對岸的狀況...
我說:介紹人是我多年前從北京嫁來台灣的個案啦,我很信任她...應該說,我很信任所有人...但我發現我自己,沒有辦法適應...她很強勢,我以為是我缺乏的,沒想到我真的也沒辦法和她溝通...我不是能跟人太表面社交的料...世上最難的事,就是讓我的伙伴失望...就我的合作經驗而言,總以為事情發展不好都是我的錯,而想盡力地做...我還不太會處理這種事...大致是這樣啦...我只能說:我沒有公關的才情,為什麼要讓自己陷入窘境?...換妳囉,我的都不是太好聽的事,目前為止...倒是前男友做類似直銷吧?!我也不太懂,打電話來要我加入,我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... 我只覺得荒謬...前男友有臉打給我,我才真正覺得驚訝,朋友是說我對他太好,他才敢打這個電話...倒是他行銷的方式很吸引人,不難想像我以前為何會喜歡他.像我這種心事往肚裡吞的人,對於什麼都敢要求的人,真的會覺得很新鮮...

姐姐說:他還有跟妳聯絡喔?!我還好,一直都差不多,但我今年開始又上課了.老師搬到台中住了,有開課.於是我就報名上看看,只是一上課,我財務更拮据了...但我沒法想那麼多了...我覺得他是十足理性派...老師與學生的關係分的很清楚的那一種...
我說:那真好,妳有重心了...我不認識他,台北很大...我真想回台中吃阿Q...我們固定的相會之地...
姐姐說:好可惜,我都吃不到了,某日要去吃,發現倒了...所有分店都沒了...妳都不知我有多失落...感覺是某段時光的遺失...妳何時要回台中的話,我們可約吃飯~~
我說:我會特地回去看妳啦,但沒有什麼要緊事...妳知道嗎?我聽到前男友的聲音,居然會害怕...我都不知道我以前這麼忍耐他...我會懷念這個伴,我對他曾有過的特殊感情...但就是,再也沒辦法了...
姐姐說:是喔...會是有種恐懼感ㄇ
我說: 我也說不上來,就是害怕到會發抖...被當垃圾的感覺很糟,尤其想到曾跟一個愛洩氣的人共同生活,那些過去,真像一場災難...都是小事,很基本,卻後座力很強地,讓我過了二年多了吧,時不時還是會有那種很難承受的痛苦浮現...和他分手,好像是一種紀錄:失敗經驗的潛在觀念...

姐姐提到初戀情人:廖之前被抓去關了15天...
我說:天啊,這個人又出現了,還是那麼有魅力嗎?...廖太妙了啦...唉...所以,前男友都沒有消息,其實比較好...
姐姐說:是啊,陰魂不散...反正看他塗地,我很爽...但又覺得不捨,又時感到麻木...同學跟我說,他沒救了啦,不懂反省,目前就是沒有女人幫他,所以沒錢沒搞頭...一直跟我同學周轉生活費...之前去當按摩院人頭負責人,店被警察抄了,所以他才被起訴...又付不出罰金,只好去關...15天而已...唉,太輕了吧...
我說:警察幹得好,我只是擔心妳心裡過不去...妳同學是開宮廟的喔?!不然怎麼這麼善心...
姐姐說:我同學是單身漢,可能念舊同學情,常3000、2000元的借廖...但現在他也跟我說,沒下次了,因為廖都不還...據說他現在就是整天網咖,及線上遊戲...沒救了,沒救了,真可惜了那腦袋...我也不知道,我沒見過他了...
我說:妳這同學真的很好心,一定不會還的啊...我一直記得我唯一看過他的樣子,是不是要紅,就不能很規矩?...

我和姐姐,都是很平凡的巿井小民,總是盡可能選擇當向日葵,在經歷軟弱、挫折或打擊後,願賭服輸,重建自我價值,只要理解:當初我已經做到最好了...
終究,我們仍舊會慢慢的抬起頭,把目光看向太陽...我始終選擇正向思考,感受著生命的美好..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Jul
23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