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呆瓜二人組
 
 
 

剛認識了一位專賣咖啡的先生,以經營熟客為主.我問他為何不開咖啡廳,而是以外帶、外送的型式,是否是不想太被打擾?他點點頭,講了一些我也頗有同感的話...不過,他的伯爵奶茶真是好喝,我一定會再去!

當我爸說,我妹自己帶二個小孩回娘家住,沒離婚是因為我妹放不下...我差點兒寫信給她...後來想想我的人生已經夠複雜了,我就別多事了吧...我心裡好像會很關心她,雖然離開家後,我們都像陌生人...我自己也莫名其妙,我怎麼會這麼在乎她好不好?...我真希望,我是有風度,很能做到面面俱到、不粗糙的人...但她總是會贏,心想事成,想要什麼,都會得到...我小時候甚至嫉妒:為什麼總是如她所願? ...
姐姐納悶地說:為什麼?她對妳又不好= =我知道,因為我們都惜情...
我說:說愛她是我說不出口的事...我靠不近她,我做不到,那會一再提醒我,關於:沒有童年的黑暗過往...我有那種後媽,最好是盡早學會強顏歡笑...我們二人,大概是呆瓜二人組.
姐姐延續舊話題地說:是啊,我那同學也說沒見過我這樣的人...
我也繼續延續舊話題,說:前男友打電話來時,我還聽他講直銷了十三分鐘...掛不掉...他非常懂得以退為進,直說:「是不是我講得不好,妳才不要?」...根本不是,我本來就不是喜歡吃保健食品的人...一席話後,我想念做我自己,我的心不應該被自己為了留住男人的愛而犧牲...
姐姐說:他該不會是,還是一副妳得聽他的話的樣子?

我問:妳的小孩要多大時,妳才能自由活動啊??
姐姐回答相當富含深意: 小孩一生,我也不知要被綁多久...
我說:好好當媽媽吧.
姐姐說:我當的不好,一直覺得自己沒很適應這角色...比起周遭那些朋友媽媽們,我差超多的.好像...我比較愛自己= =像晚上哄睡小孩,都是我老公在處理.我都自己睡在書房,沒跟他們睡.我需要自己的空間與時間看書...我朋友都說我太好命...我說要不這樣,我大概真的要灰飛煙滅...
我也一副哀莫大過於心死地說:別這麼說,我也工作得不好...我們內心都好愛批評自己...妳還會想廖嗎?...我只是想知道,我們那麼深深地付出過的後來,怎麼辦?...我本來以為我一直在搞事業,是因為我掛念舊情...後來我才知道,是我害怕,我根本不想回去...我覺得我困擾的,不是他這個人,而是我自己的心...我想知道,我們頻率這麼近,妳的感覺?
姐姐說:有沒有想廖?我也說不準耶...怎辦?我大概內心是一直留在當初的怦然...但是他現今的樣子,我又常冷笑,覺得好活該...是啊,妳說的就是我現今的感覺,這部份該要如何好好看待自己的心ㄋ...我同學問我是否原諒他?我說,有時原諒,有時不原諒...廖對我其實算很照顧,不花心的時候= =大部份是覺得自己怎麼無法是一般的答案?別人都好單純...還是只是沒講出來?!
我說:我也是,大部份時是氣自己...別人是比我們情感單純的樣子...所以每回我心裡有很多事,沒講時,久了也覺得是別人的事...現在我沒半個情人,什麼舊情綿綿的都切掉了...但追求者莫名地增多...明明我都還在忙人生目標、事業、生命的意義、金錢、各種類的抑制&和諧的事...廖對妳很照顧???哇,我的記憶存檔都是他的壞話,及爛人一枚...
姐姐說:物質上的照顧啦,心的照顧可是一點也沒有...
我說:好吧,他也算是有良心的過...

姐姐心情複雜地說:廖還是單身,但聽說一件事,有次他自認卡到陰,結果人跟他講他最太多壞事,我那同學知道後,帶他去地藏庵辦...我那同學有點通靈,但是跟我們new age不一樣,所以聽聽就好...我同學跟我說,他跟廖說:「他覺得有5個」...廖嚇一跳反問他:「你怎麼會知道?」我同學說:「我只是感覺到」廖好像有傷害了自己的小生命,而且好幾個...我同學都跟他說:「不改過、不反省、會下地獄」但廖也是一副不怕,這世界哪有地獄?
我說:非常像是他的風格...廖會有心痛的時候嗎?
姐姐說:我不知道耶.就算有,他這人不會講.愈聽會愈覺得,他根本跟我是不同世界的人...
我說:我覺得他好奇怪...好像是鐵人,都沒有感覺的.廖給我的感覺好像來討債,所有人都欠他...
姐姐說:ㄟ 這樣講好像是也沒錯耶,你看當年那個小三為了他,真是身敗名裂,又負債累累...
我說:還有他父母,還有你,你同學...大家都是愛曾經愛過的人,我們是不是...
姐姐說:我同學真是對他仁至義盡,連我都勸他別再鳥他了...我們就阿呆啊.

和我目前的事業野心相比,我更在意另一件事:皇冠並不能造就公主,心才可以! 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y
20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