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幸福是辛苦加一點
 
 
 

現在就算英文課要考試,我也毫不關心,因為,我只是為了取悅自己的聽覺而去學習一種語言,別無其他目的...不見得是為了交外國男朋友,不見得有機會自助旅行二個月...只當偶爾,過過這種日子有何不好?一生當中,我也只花數個月的時間,除了查字典、趕上課時間之外,別無所求..."幸"福是"辛"苦加一點!

姐姐問:妳有想過回台中ㄇ?我的老師說,台灣的能量中心往中部移了...
我說:沒有,我沒有家...台北現在是我的家,我對新朋友和舊朋友不勝感激...我喜歡關心別人的工作方式,似乎也有我能做的事了...我學這些東西,狂熱了好些年,我現在才覺得,也許我並不是同路人...我在想,我以前那麼愛工作,是因為:工作是把自己從親密關係裡,隔絕出來的一種方式吧?!我不符合"家庭"這個詞,我比較尋求實現、成功、快樂、平靜...
寶貝姐姐說:我沒那麼多愛@@有時我覺得說,學那麼多、那麼久...我也看那麼多書,事實上隨便一件小事,就可以把我打回原形...
我說:沒那麼偉大...我只想要傳達正確的觀念,而不是鼓吹神力或迷信...只是會想,"憂"有人陪,就是"優"了...妳的原形是什麼?
姐姐說:就其實我心胸狹窄、自私,又善嫉妒.
我刻不容緩地說:我也一樣...我根本不相信那些宗教、傳承,或什麼的...卻又想融入,事實上,我只有格格不入...

我們聊了一些家務事,我這二、三年,超不順,於是我說:外表看人,不準的啦...我在出門在外,遇到超多精神有狀況的人.動不動就打電話來砍價格,或是說要自殺...結果,忙半天,人也沒來,要自殺也沒死,連動作都沒作...
姐姐說:是啊,是不準,但看一個人就是從外面看進去的...我一直很難理解他們把療癒當作什麼?
我說:我跟的很緊的那些老師們,個個都是怪咖,他們也不見得多融入社會...但我發現他們很懂得,藉著享受無害的快樂,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完整的人...敬重自己,在這世界上是一種有價值的行動吧?!...我煩躁的東西,道不同不相為謀的人也提供不起...
姐姐說:我一腳跨在世俗,很想優質...一腳跨在另一界,希望自己不要那麼在意...沒人可以一手抓.
我說:我也是...我是在意,也確實去做,但世事都是有一面,也有另一面...我不曾有過什麼生涯路線,除了勞碌奔波外,一無所能...若說人生是非凡的機會,我最近這幾個月開始,有無法維持滿足的毛病... 

姐姐說:說實在我厭惡透了我總是長年得節儉度日...我最近病了一場,大感冒,復元中,只是很奇妙...
我說:我懂啊,妳二個小孩要吃飯,痴心父母古來多...我真沒想到我會變成一個沒有目標的人,天天抱怨...

經歷了愈表現、愈砸鍋的階段,情感包袱太重了...我現在進入了有苦看不出來的階段.莫名的,接上了過度的努力...在成長過程中,有某種創傷,怎麼努力都不夠?有委屈,和隱藏的恐慌在裡面...專家說:過去的傷口,如果沒有被療癒的話,人們(不只是我)會想要重覆過去的場景ex:重覆那種辛苦的過程,做得半死還被人家嫌棄...才會比較安心.
目前我陷入嚴重的低潮,代表我這裡面是有某種還沒有釋放的委屈...我的劇本比較像:一直努力,一直覺得自己到不了...會重覆那個場合,演出我好辛苦、我好辛苦...耍白痴似地,不會停...我像一直在演出灰姑娘...事實上,我的場景、我的努力、我的現實生活...都已經把我帶離那個地方(小時候需要不停努力,表現出生命的熱誠,求生存、求關愛的地方),我早已經沒有那個悲苦感了,可是,我的潛意識一直要演...好似在追求一個場景:希望有人突然間,把我捧起來說:啊,可愛的灰姑娘,妳好努力,現在可以當王妃了...

就像跳針的唱片,在做一個聲明:我的態度,決定我的夢想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y
26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