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我的情緒風景
 
 
 

失衡了大半年,我覺得奧修根本放棄我了,沒在當我的師父.我當了十幾二十年的工作狂了,居然要我自動請辭???...終於,我還是恢復平衡了.居然是在一通,老是榨乾我的能量,老是有經濟的難題讓我分期或自動降價、半買半相送,老是喚醒我的低價值感...這不是我自願的,我只能說是我同情那個從前想被扶一把的自己...沒有得到解決的問題,像切開的傷口永遠就在那裡.當我堅定地表態,這次不管他再出什麼招,我就是不再自動降低我的收費,或自動延長一倍以上的時間...我覺得,救急不救窮.我一開始的好心,後來被視為理所當然...我知道我們必須說再見...

只是說說話的後來,非常打擾我的生活,因為,半小時850元那麼好用的話,沒人要付占星、流年那些,我其他項目的費用,我也默默撇下吸引自己的東西,游向困難的事情.
很有一些人,在我有私人活動回來已經凌晨了,仍硬要預約半小時…主因來自情緒過不去,於心不忍的我,常耐著性子接受.心裡想著:只是臨時動議...沒關係...但他們的情況,的確是需要做一些療程,但其實他們認為只要來跟我說說話,問我為什麼跟我講話都沒效…就可以過日子了...或他們提早來,個案時間結束後,還要參觀、聊天、上厠所、穿外套…也會耗掉我好多時間(誇張的還會搞個45分鐘,比預約個案的時間多),我會覺得自己受到壓縮或消失...或寧可花30萬去給人改運,卻不停地說我騙錢(半小時850元???或建議他們作療程???),當然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期待,希望我高興???希望我只對他們特別???又或者,動不動就打電話來哭訴家裡老小,完全不尊重我已說過N次我正在工作中...或,問我他要怎麼消失(自殺的意思) ,或需要我高度的注意力的…我有很深的無力感,這些是我走過最荒謬的旅程...我不想當救命仙丹或永遠不作療程,卻說我沒有效的角色了.我的每一種善意,都愚蠢得毫無意義...我能選擇怎麼看待人生的不幸時刻,無論視之為詛咒或機會...

只是我優惠久了,太多人認為我理所當然,基於人性會想要多拗一些時間,這些那些,都讓我不舒服,覺得這些人,浪費了我的時間與精力…我工作被奪命連環叩是常事...有一位憂鬱症患者,不作療程卻自動停藥了...然後不停地說:妳不可以隨便叫病人停藥啦...我靠憂鬱症讓家人關心我那麼久,妳不能把我治好啦...
我腦子是想:你一定要這樣想的話,那就請便吧,別讓我掃你的興...於是,我說:請問,你開始作療程了嗎?如果我們什麼都沒開始,怪我是很沒道理的...
我對自己要求太高,我開始感到挫折,苛刻地評判自己,孤單而憤怒...我不該認為自己是個失敗者,我就只是一個正常的人類而已,不行嗎?突然地,我靈光乍現:我不想的話就別做.這裡沒有人會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...我決定把這段日子當研究自己的心靈經驗,去承認負面思考的存在,了解其來源及發生的原因,而後以寫心情與毅力,予以打發....無論有沒有願意一起成長的人.

如何忍受事情尚未解決之苦?困難的事我已經做到了,只要其他再自己決定對什麼感興趣...累了就休息,朋友笑我:妳一直不去普那喔,現在是去普那最好的時機...
話是這麼說沒錯,但要一個工作狂,停下來...我需要一點心理準備...從這黑暗主題開始,我可以自己解決,從我自己身上.這不僅有可能做到,也是當務之急...幸好我再也不想壓抑和否定,是去巧妙地假裝負面思考和感覺並未出現...我的滿足,比較像來自得到了解的人強烈的喜悅,而我也了解他們所有的需求...不那麼像"想用自己的力量,搞出些動靜"
雖然我不完美,可是我不缺勇敢的心,以及其他的美德...

這就是我的真相,當太久偏執過勞的超人.從整體來說,這是我身為人類的情緒風景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r
21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