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喜歡的東西:是歷史的累積
 
 
 

我有一個朋友,對人很有服務精神,我覺得她有享受過被爸媽疼寵的頂級享受,所以都很樂意分享...甚至,不會害怕爭吵就再也不聯絡,對她來說只是溝通...

地雷不見得是講錯話,有時是因為把對方心裡認為的真話講出來.想起,笨笨的個性沒有改善的能力.每當我看著他,就非常能體會"人在恐懼時,是沒有行為主觀能力的"...當時我會想抓住他,都是我執太重,不想淡忘兩人相愛的證明,在我心裡一直苟延殘喘地想保留熱愛過的記錄...他的問題,變成是我的痛苦,長大以後,知道男人會劈腿的,本來就會劈腿...就不會再相信關係了...
我們當男女朋友時,任何行為都被過度解釋,那會很難做.想想,這也是我學會設界線的開始...不然,以我曾經有過一些被冷淡對待、被背叛的恐懼或創傷記憶,真的不忍心作出劃界線的動作...我迷戀我有寶貝的自己,才會容許他一直投身進來...
心在難過時,是會痛的...幸好身為人,我被決定了,可以哭...現在可以一笑置之之後,反正很懂:會搞得那麼難看,是因為自我受傷.

好奇妙,我總是要在事過境遷之後,才會看明白...我很獨立,我無法配合別人的期待.
我四處尋找愛,卻好比托爾斯泰故事中的乞丐,一輩子坐在一罈金子上,跟路過的行討錢,卻不知財富始終在自己底下.

每個人喜歡的東西:是歷史的累積.真想我可以多去旅遊...去過義大利之後,一直想再去幾次...也許我喜歡那種既熱情又悠閒的氛圍...這才叫做生活.

未知的領域,任何事都可能發生...
事實上,我們再信任的人,卻無法陪同他們前往他們要去的地方,誰也不能.揮別自己那些一廂情願的妄想,不如試試:以下是朋友分享的原文,藍綠色是我個人很看重的部份,寫在筆記裡提醒自己~~~
我的一個朋友,他是我當老師時同一所大學裏的同事,他對我說:「我一直在試著戒煙,快要20年了。」
  我說:「這戒煙花的時間太長;只要給我一支煙,你馬上就可以戒掉。」
  他說:「不要拿我開玩笑了。我一直努力戒煙,有時候幾個小時,有時候甚至有幾天,我可以不抽煙。但最後我還是屈服了。我現我甚至放下了抗爭,那是沒有意義的——20年的抗爭。」
  我說:「你不明白生命簡單的法則。你是個沉睡的人,而在睡眠中你無法作出任何決定,無法承擔任何責任。我的建議是你做一件事:你更有意識地吸煙。」
  他說:「什麼——吸煙?我想戒掉它。」
  我說:「只要聽我講,你更有意識地吸煙。非常緩慢和有意識地把煙盒從你的口袋裏拿出來。非常慢地取出香煙——不要著急。從各個角度看這支煙,把它放到你嘴裏,等待。不要著急。非常緩慢地進行,就好像一場電影在放慢鏡頭一樣。」
  他說:「那會怎麼樣呢?」
  我說:「我們等一下會看到…⋯⋯…然後點燃你的打火機,看著它。」
  他說:「你把我當白癡耍——那會發生什麼呢?」
  我說:「你只要……20年你一直用你的方法;在20天裏你用我的方法。看著打火機,然後點燃香煙,然後盡可能慢地吸。觀照煙霧的進入,然後是煙霧的吐出。那是最古老的靜心,內觀(vipassana)。佛陀也許從來沒想過它將會被用在香煙和打火機上——不過我必須為他做到。」
  他不會做內觀,不過這個……他說:「好,我會試一下,20天並不長。」
  然而第二天他就跑來對我說:「這很奇怪。非常慢地做事情讓我非常警覺;吸煙,然後觀照煙霧的進出讓我非常的寧靜,以至於在兩天裏,我的煙癮已經降了一半。
  我說:「只要等待20天。」
  他說:「我認為它不會持續20天,最多5天就結束了。」
  我說:「不要那麼快結束它,因為如果有任何執著,它會再次強迫你。非常慢地進行;不要著急,而且沒什麼壞處。沒有關係——最多你也許早死兩年。然而不管怎麼說,你在這兩年裏要幹什麼呢——只是吸煙……吸更多!所以沒什麼害處;這個世界人口太多了,如果人們不斷早一點消失,留出空間給其他的人,那對他們來說是非常仁慈的。」
  他說:「你是個奇怪的傢伙。」在第四天後他告訴我:「現在,當我的手伸向口袋,突然之間會有一個停頓來臨——我不知道來自於哪裡。我有一整天都沒有抽煙了,因為每次我想取出一支煙,我卻沒法把煙盒取出來。這裏面的秘密是什麼?」
  我說:「這裏面沒有秘密。你只是學會了有意識地吸煙,帶著覺知吸煙。而沒有人能帶著覺知吸煙,因為吸煙並不是一種罪惡——吸煙只是一種愚蠢。如果你是警覺的,覺醒的,你不可能那麼愚蠢。有新鮮的空氣;你可以去好好地呼吸,深深地呼吸,新鮮的空氣,芬芳的花朵。你一定是個白癡,如果你必須要付錢讓你的呼吸變髒,帶著尼古丁,損害你的肺,傷害你的生命;這是沒有意義的。」~奧修(osho)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Jun
25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