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挑剔=愛?
 
 
 

謝謝"小朋友"(這是我對我在台北的第一個朋友的暱稱),總是對我這麼好.
我們之間時不時有碰撞,但很奇妙的是,個性截然不同的我們,各用各的言論溝通,我們看重彼此,所以我們講話很直接.大部份跟我合作的人,會將這一點視為非常地個人化,但她不會.當她真的惹怒我時,她會道歉得非常誠懇...那種感覺我也不會說,就是...會互相講真正的想法...跟幫我製作色彩水晶天使的人,做得不好硬要ㄠ,或道歉得非常高高在上...是不同的.小朋友會有主動解決問題的能力...這一些可愛而陳舊的感覺.

我有一個缺點,我沒有辦法接受不可理諭.而且,講真話要碰撞,我對信任的人,不會要常避免碰撞...因為我會想:我們要相處很久,跟誰都有磨合的...當我沒意見,是暫時沒想法而已.
這時候就不得不提:合作初期,我是欣賞為我製作色彩水晶天使的人的才華...但她的藝術家腦子,太無法溝通,後來又太嘴碎...沒有做到我需要的"真正的實力,就是有持續好表現"...看她不停地為自己辯護我很心煩,於是,我大大地反彈,她照樣沒有反省的能力...然後我們不再合作.她沒把尾款的貨補齊,也有一大批做得很糟,重點是,她還灌水了材料費...只會說:她為我付出了很多...
關於這點我就不懂了,這是商業行為.付出是要我要的,才能跟我邀功嘛...真的想做,就不該退縮...白目,真是教不會...於是,我採用了"損害有控管"原則,後來,我對她很不友善,好的解讀是過度專業,跟她分享我的資源,就希望共榮共享...壞的解讀是我很不夠朋友,當時我非常執著她有更低聲下氣的拜託方式嗎?...從她身上拿到的東西,我不能感到平衡.於是我變得愈來愈顯得不耐煩,吹毛求庛...

我最氣的是:我從來沒有主推過任何人,她居然這麼不長眼?...一開始會合作,就我這邊的因素,仍舊是我的老問題:是否同病並不重要,重點是相憐...我會盡本分,但不是她的保姆...我對她內心有很多的怨懟,也試著找答案,好笑的是:世界上沒有保鮮的事情,絕對沒有,任何方法都只能夠讓它腐臭得太快...事情過了一年多,我發現,我只有在除了我自己之外的事,都能接受各種可能性,而我太把幫我製作色彩水晶天使的人---看成自己???怎麼會這樣???我看到我對她很嚴格、挑剔、覺得她懶惰、依賴、沒創意...這些都是我對自己常講的話.因為,在我眼裡,自己只是一艘漏水的船...
我們交往的付出都是真的,傷人的是,我對待她或自己,都用那種標準超高的成功人士,一切都是『挑剔=愛』的反照,所以,當然搞砸...當然,我們可以拆夥,而我沒斷氣前都離不開自己(我的計劃,就是:晚一點會死...),我和她之間,在這一點上,只有這個差別.

今天研究了一下:當基本宮(牡羊、巨蟹、天秤、魔羯)跟你不同調時,請問:你要怎麼跟基本宮溝通呢?
答案是:沒辦法了...
不是基本宮難相處,基本宮在人際關係中,通常前面會很客氣,能幫的盡量幫,直到被得寸進尺,或覺得自己已經對人仁至義盡了,已經幫了你那麼多,你卻不識相...一定要很白目的人,才會惹怒基本宮,才會把基本宮變成難搞的人...一旦你把基本宮變成難搞的人,那很抱歉,除非你道歉得很過分、很積極、很物超所值...才會有機會...因為基本宮不隨便生氣,一生氣,就是真的生氣了...那種不被尊重的感覺,要用雙倍的尊重來把基本宮喚回來,而且要接受基本宮對你的懲罰...你知錯,那接下來還好談...你不知錯,還狡辯,那免談,你就走開吧,我不理你...你過你的,我過我的...

我的感想是:如果我在這關係中,沒有太多委屈或妥協...按照道理,我不會那麼有情緒才是...也許我並不懂愛,只懂痛苦與悲傷...才會學療癒最快,因為我的人生,是先把淚水融入生活當主軸的...要進入合作關係,其實跟親密關係對我而言都差不多,都是需要某一種能力,要把自己打開,跟對方和在一起,而且還要不害怕被吞掉(被掌握、控制、失去自我),這是一個不容易的事...
我們無須原諒彼此,我們生來就原諒彼此了.

我做了一個夢...夢中我告訴她:「很抱歉發生了這麼多事,讓你受傷了...」是的,發生了這麼多事,讓我們都受傷了...
我對過去有種莫名的忠貞,像忘不掉的負擔...只希望,我們哪天再找個人去愛.慢慢讓自己痊癒,別忘了,最後和某人分享自己的心..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r
25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