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危險能增加快感?
 
 
 

這是夜姑娘,種她的那個時期,我在找自己...當然,現在也還是啦...

看到一位與我生活有商業往來的小姐自殘,手腕處用刺青掩飾...我一邊跟她說:愛與身體都是應該要珍惜的,不允許任何人和自己來糟踏的.一邊看到了自己的恐懼:原來,我對經營親密關係,沒有信任度了.我放棄了,因為我總是想到會分手...
這種感覺該怎麼說?我不是不悲傷,我只是比較自制而已.
控制慾非常強的笨笨,吵架會扁我.雖然只有一次真的動手,其他都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叫囂、精神與情感勒索,我變得無法判斷對方威脅性的大小...這個男人實在不是我想要的人,心裡已經在排斥,但實在說不出口...我愈擔心害怕時,愈想厘清感情與感受.當時,我是這麼想事情的:我們對事的方法不一樣,我很受他那種『是在給妳機會,讓我更愛妳』所迷惑...我很怕被情緒影響,思考就會不周全...於是,一直待著.我認同他的傷口、照顧、陪伴、付出...我有他就滿足,就不需要掌聲...他的喜悅就是我的喜悅,而我就選擇他,才能彌補心中的空洞...人很奇怪,走出去,頭腦就冷靜了,身在其中會有很多的情感、回憶、不捨...走出來後,就很清楚自己受到了什麼樣的待遇...
反正,我心目中的英雄"奧修"說過關於愛與靜心,大意大概是:談戀愛是修行法,另一種是靜心或稱之為閉關.很妙吧,愈重要的話,我愈記不住.大家請參考麥田出版的"愛"這本書.
總之,讀了之後,我被激勵:找一個一起體驗生活的人. 如果某個男人愣住了,那還有千千萬萬別的男人...好的男人是讓我在森林裡長成大樹的,而不是處處限制、打壓我的.

當時的我很蠢(好聽的說法是慈悲,覺得愛是所有一切問題的解藥,自己也相當有勇無謀的實驗精神...天真地想把曾經有的心意表達,不想有遺憾而已...結果當然是自負盈虧),談戀愛我會挑戰自己,去做一些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,那種風格,嚐嚐看不一樣的變化...當時我相當害怕『失去』...我看著我在笨笨想到給予愛與感情的時候,接受他的愛.在他沈浸於自己,罔顧一切的世界時,則避向一旁照顧自己...可是,在我需要的時候,無法仰賴這段感情,簡直讓我激溼枕頭到天明,必須正視自己的孤單,要怎麼辦?...我怎麼可能會幸福?我這麼鳥,沒個性,沒才華,沒有用...我是沒膽進入婚姻的啦...
我發現,我就是認定了,不會有人能照顧我...我害怕吧,害怕給他帶來困擾、壓力、負擔...我怕像我這樣的人,不值得任何人愛...那真的是很生活化的教育:我們每個人的傷口要好好處理,因為,傷口會呼喚,呼喚那些童年很代表性的事件...恐懼永遠會實現...

我這種低價值感的女生,總是會愛上有挑戰性的男人.當我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,或不能理解對方的世界時,我會誤以為這樣的對方,比較聰明.
當時能相處,還有幾個原因:一.危險能增加快感,我誤以為他的小題大作是情趣?...因為在大多時候,我是個較一成不變的人.二.我需要大量的個人時間,我是需要為自己創作...三.他能直接表達在愛裡的需求,我很欣賞...四.我是阿媽養大的.在阿媽那個年代,東西如果壞掉,是要修理它,而不是丟掉它...五.我對家的夢...他不完美,我還是愛他,這就是一家人...
我有愛,就夠了...我無法講太清楚了,因為我很多是彈性的.因為我沒有個人立場,我的立場是根據旁人而定的...現在的我,哈!哈!!我只記得我離開他時,那是我對他最好的記憶了.

我曾經很相信愛情,也相信癌症,二者都是有錢人,都有可以損失的東西...現在搞笑的是,面對男人,我變得內向、怕羞,我是活在一個只屬於自己的世界...繪畫、種花、學語文、跟魚玩,每天過的,也就是這種日子啊...鬼才會認識我吧?! 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r
21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