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要愛一個人,不要怕
 
 
 

爸爸與我同父異母的弟弟,為了宗教問題而爭執...因為弟弟的女朋友,是基督教徒,弟弟就不再拿香拜拜了...我說:尊重彼此的宗教信仰嘛...好的互動要從一方先開始...如果,一定要否定,那不需要外人,就能把愛分開...
爸爸居然跟我說:那妳告訴我,清明節大家都可以不要再拜祖先,我就可以接受他們這樣破壞傳統...
我說:這個我不會...我只知道,失去控制就把問題歸在別人身上,這樣不太好...儀式性的堅持,一定要怎麼做,我都覺得很不自由...不自由的假性制約,我都不喜歡...爸爸,我們自己可以經營得很好,就會欣賞別人啊...如果只有一條路,我們也不會發明那麼多種食物或樂器了啊...
爸爸嘀嘀咕咕,我努力安撫+試著傳達我的觀念:反正,最重要的是,弟弟也孝順你啊...先提議,才有討論空間...你自己說的啊,沒有適應能力,就沒有競爭力 .........跟兒媳相處特別要有肚量嘛...而且,我的師父說:...你不需要做任何的防衛...當你對生命、對存在如此的敏感敞開時,你會不斷地經驗到這樣的片刻,很快的,它會成為你的生命...

爸爸終於在掛電話時心平氣和,天知道我到底胡扯了什麼?...我的觀念只是:事情自己在發生,我們只是經驗而已.我的想法是:破壞是為了要重生,破壞是自我死亡的本能...我在對爸的愛裡有非常多的阻礙、痛苦,與難以實踐的部份...從外太空聊到內子宮,上下游都做了...我最常聽人說:男女雙方對婚姻的期待都是不同的,但其實,應該是每個人對婚姻的期待都是不同的吧...我把跟爸爸相處,當作在社會交往中,也需要換位思考,才能知己知彼,從而達到人際交往的高境界...我甚至還聊到:為什麼在重大流行病面前,內亂的出現是合理的這種事...我爸大概被我搞胡塗了吧...

我不知道吃到什麼,手腳關節處過敏,超癢超難受的...

她說:謝謝你,我這幾天非常失常,我瘋狂的想見他,一直在克制,我怕我們見了,就要發生親密了...我一直沉溺在過去,他追求時,我帶給他的拒絕與傷害,非常非常怪自己,為什麼當年沒有勇氣,再伸出手握住愛情??現在才來後悔,當初沒有好好愛一場,現在已經牽扯了2個家庭,很多事不是我們能夠想怎樣就怎樣的...現在一切的想望,只是因為過去的未完成,事實上我很清楚就算彼此未婚,相愛可以,相處絕對是大問題...我再也無法信任一個這種特質及生活方式的人....所以我整個卡住卡住.....好難受...一直哭一直哭,當然是躲起來哭或夜深人靜時哭...我很想叫他別再與我聯絡了,但我說不出口,因為此時,捨不得放手的是我...謝謝你聽我說話,因為,我真的也沒人可以說說了,這種瘋狂的迷戀,我已經n年沒出現過...然而,我不打算告訴對方我的迷戀,因為,連我都不確定我現在想望的是什麼,或許這跟他無關吶,我們這種人很清楚自己,是某一部份的缺口與投射...我真不知你是如何忍過那些歲月,那些非正牌的日子(突然覺得好心疼好心疼當年的妳...)...我現在已經想像,若我人生此時伸出手去把過去"完成"會變怎樣?不能在大街上牽手,不能在大街上擁抱,彼此不能在想打電話時就打電話.....我又回到了當年,只能在夜深人靜時哭哭,天一亮就得恢復一如往常的日子......

我聽著她的心聲,想著:愛情其實是一種習慣...習慣生活中有他,他習慣生活中有你...擁有時,不覺得什麼...一旦失去,卻彷彿整個世界都弄丟了...所以,當我遭遇到困難,又必須馬上在當下讓自己的情緒變好,我總是這麼告訴自己:"我怎麼可能要求自己在這個情況下,還能保持冷靜..."謙卑寬容的對待自己,然後,讓自己的情緒慢慢平復下來,才可以冷靜的、以正面的方式處理困難的難題...況且,任何一個人談戀愛,其實,都跟自己的成長背景、性格...都脫不了關係...

我小時候被拋棄過,長大後,每一段戀情,我都沒有辦法扮演拋棄人的角色...無論遭受任何批評、指教,我都只是一笑置之,沈浸於自己自以為或編織出來的幸福之中,我像隻心靈自由的小鳥,落在病毒的巢裡...直到,爛掉的傷口,再也無法掩蓋...壓抑很久,就會爆發很激烈...然後,就無法收拾...
我只想說:要愛一個人,不要怕!這麼怕明天,今天怎麼活?...有這麼多澎湃的情緒和痛苦,也許是想要藉著躲在舊觀念的女人背後,守護自己的自尊心也說不定... 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Sep
17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