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尋找多元價值的自己
 
 
 

我最大的優點是:山不轉,路轉;路不轉,人轉;人不轉,心轉.
但這幾個禮拜,一個人獨處時就煩心,腦袋靜不下來,少了平日的自在愜意,開始泡在電視前面打發時間.而且,一定要吃泡麵.
用了一種讓自己無法思考的方法,就是”看電視”馬拉松.為什麼說是馬拉松呢?就是讓自己累到一個境界,一倒下去就能睡.

愛了好久的男人,多年前分手,我遠走來台北,他支持的電話陪我度過許多挫折沮喪的難熬時刻.
我以為我們是朋友.閨中密友的那一種.
與家人關係淡薄的我,遺囑甚至都還是他的名字.我的理由是:若我有錢,我願意通通留給他;若我有負債,我也不會不好意思請他代我還.這是我認為的交情,家人的交情,禍福相倚的交情.

多年來,一直沒法有穩定的男朋友.每次算吉普賽卡,總是抽到小龍蝦:”...延遲有時候是命運的設計。當你想要某種東西而無法實現的時候,這張圖可能會出現在這個位置。這張圖告訴你這並不是你得到你所想要的東西的正當時機。不要浪費你的能量跟那個情況抗爭,因為那個延遲是命運的意思,你無力改變它。如果你催促得太過份了,那個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糕。如果你放開來,當時機來臨,你將會得到你所想要的,它可能甚至會比你原來所想像的還來得更好。
    這張圖也可能指因為延遲所產生的頭腦狀態。那就是:克服延遲將會使你發現生命中的愛、耐心、忠誠、仁慈、或慈悲的意義。也許這是你在這一世所必須學習的功課。這是一個非常私人的訊息,只有那個抽到這張圖的人知道它所指的是什麼。目前在你的生命中有什麼樣的難題,你從那個經驗學習到什麼?...”我服氣於我的命運,我又能說些什麼呢?某種程度,我又是真的懂,懂到連著急都覺得不必.

後來才知道.曾經愛的記憶的存檔,對一個女人而言,儘儘只是電話的連線,沒再見過面,以我這個例子而言,身體裡可能85%都還以為他是我的男人.

知道後,我積極作各式各樣的治療.把自己當機器般地狠狠地修理.
因為我要屬於自己貨真價實的男人,不要這種已經遠行又灌水的.
我選擇針對我自己最殘忍也最不適合的一種.我自以為快又有效.
這是我的制約:總把自己當男人當兵按表操課般地對待,深怕對自己溫柔或鬆懈一點點,會不成材.

幾次個案下來,我問自己:我為什麼要作半調子的個案?既然我無法達到治療師認為的信任.
我所謂的半調子是指:我沒法感受治療師了解我的感覺,但我迷信權威.
當他說我:『妳就是那種不屑做小事情,要把事情鬧大的人』『因為妳很快,比一般男人都快,這是妳保護自己的方法,要比別人聰明』...我有受到傷害的感覺.我凡事親力親為,工作繁忙,連個小妹也沒請.為了人際關係和諧,我也不會說出只為了讓自己痛快舒爽的話,只因為我的觀點才是對的.他根本不了解現實生活中的我,用輕蔑的語氣說這種評語我實在很難服氣.為什麼別人說我怎樣我就得承認他說得對,即使他說的一點兒也不是我,我也要對號入座?
我說:你並不真的懂我的感覺.
他生氣我說他不懂我的感覺,他對我咆哮他小時候經歷過的事件,說明他受過傷害,別說他不懂.
其實我不關心這些細節,但我也有受到傷害的感覺.為什麼我的感受需要被質疑?為什麼我的感受需要被比較?我的感覺就是那樣難道不行嗎?

他要求我信任要做到的事:脫掉底褲,光著屁股坐到窗檯...
這對我個人而言是荒謬的,如果用這種標準,我一輩子都無法信任人嗎?
對於我的男人,賣弄這種性感的能力,我是有的.但對於一個治療師,我說服了自己老半天,還是辦不到.我跨越不了這種界線,所以我並不了解,若我真的跨越了界線之後是什麼?

他按到我的按扭:要證明我信任他,要做到~脫光衣服,躺在床上~
我為什麼要證明?從小證明到大,大人都有自己認定的一套.我沒說謊就說我一定有說謊,我很真誠卻被誤解為社會化...,價值觀來自不同的人,我又不是變色龍,我受夠了證明.所以我不再作為難自己的個案了.

最後,這位治療師向我道歉.他解釋因為我太理性,才用這種方式切入.
但我實在好生氣這種自以為是的道歉,自以為是地解讀我的行為、言語,其實是誤解我,自以為地決定我要什麼、什麼才是適合我的,自以為是地桶一刀,自以為是地認為我想掌控什麼...
我明白事情一體都有兩面~若我最大的優點是”不管別人怎麼想”,最大的缺點也是”不管別人怎麼想”.若我最大的優點是”在乎別人的感覺”,我最大的缺點也是”太在乎別人的感覺”...

現在我只想走自己的路,長出自己的樣子.不管別人怎麼想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r
20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