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心會聽話
 
 
 

我朋友的生日,與家人去慶祝,她感嘆:搞得像在社交一樣...我才知道,不是只有我一人,不喜歡應酬...
這真的很有趣,我從來都不喜歡什麼團體旅遊或聚餐...那原本的無趣、喧鬧與反覆...讓我感到痛苦...只是習慣做到懂事,但內心世界馬上退回去...話說回來,都是為了配合...若我內在無所缺,何需往外求?
 
在創傷課,互相練習作個案時,我發覺我想當治療師同學眼中的好個案,看來有機會進行個人督導時,我會想要多了解這一點...
有位香港同學,他一直強調他個人沒有創傷、人生沒什麼問題...都沒人想跟他一組...前幾天我們互相作練習時,我就覺得感覺很糟...但我有注意到自己喜歡給人台階下的老毛病又犯了...我提醒自己,要平心靜氣,世上沒有意外...
由於上課成員有限,今天我們又輪在一起...換他當治療師,他不會作個案,我很生氣他很粗糙..在我非常進入情況時,我覺得他的問話很粗魯,不斷地加深創傷,及不好的感受...
練習結束後,我說:練習的目的,是要了解"指導性的解決方式"...而不是你認為對的,或示範你面對挫折的方式是把心冷凍起來,或是其他的什麼...我想弄明白,好幫助我了解、釐清你要的是什麼...
他的理由是他怕我沒搞清楚,這創傷是不是夠大,或夠明白自己創傷的點...
我覺得感受更糟,這跟沒來作這類訓練的人,沒什麼兩樣...我說:老師剛剛明明千叮萬囑,這些都不能問的啊...就算不是這類訓練,也知道不能問這麼攻擊性的問題吧?!
有時不得不重新這麼做,回到原點...跟這樣無法感受"心"的同學一組,我真的非常有浪費錢的感覺...會不會太沒天分了啊...
下課他一直跑來告訴我:我跟妳有一樣的感覺耶...
我說:我實在感受不到你跟我有一樣的感覺...我想回饋你,那樣的做法,不太了解人心...對個案而言,恐懼是會傳染的...心會聽話...沒有信任感,是很難釋放的...
也不是只有我感受極差,助教還問他:...既然你"都"沒有創傷...那你為什麼要來上這樣的訓練課程?...

後來我全身顫抖,直到我向另一個相熟的同學求助,她溫柔堅定地握著我的手,我眼淚簡直是像水一樣地掉出來,很多是關於不被了解的憤怒...一半的我認為發現寶藏,一半的我認為不值得...之後,才好多了...
我必須接受失望,因它是有限的...會講一點中文的外國人助教,表情反應跟我講英文一樣...這位長得像洋娃娃、藍眼睛、金頭髮的助理,說:我怕妳不知道,所以,我想用中文跟妳說,我覺得妳是作治療師做得非常好...光是觀察顏色,就能看出端倪...
我絕不失去希望...因為希望是無窮的...

今天聽到蔡康永說:..."15歲時學游泳,難就放棄游泳了...18歲時遇到你喜歡的人,約你去游泳,你只好說我不會...18歲時覺得英文難,就放棄英文了...28歲出現一個很棒,但是要會英文的工作,你只好說我不會耶...就是人生的前期,愈嫌麻煩,愈懶得學,到後來就可能錯過,讓你最動心的人和事...跟錯過新的風景..."我很有感觸..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Jan
17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