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愛情反對黨
 
 
 

我想到我第一堂口音矯正的課,是上"熱愛生命",聽說在大陸非常有名,常選入讀本,可能與無產階級的奮鬥有關吧.我三番二次想把我對課文的感受寫下來,到現在還是五味雜陳...也許,再緩緩吧...
"熱愛生命"的內容,與博鬥、求生存有關...好像,只要是自然主義的作家,當出現Love of life的標題時,通常都是will to survive的主題...我目前為止的成就是把英文用中文翻得很優美,但對我學單字沒幫助...我有一個習慣:害怕時,就是去做自己害怕的事,就會有勇氣...這也是目前為止,我可以沒有壓力,當成只想找樂子的一件事兒...
我的發音練習,變成喃喃自語...研究著滑舌音要放軟,才可以跟後面的母音充份結合...老師笑著跟我說:會唸錯,常來自不當的斷句...英文講話的字,不喧賓奪主.只要,不重要的字,不會落重音...放輕鬆,抱著遊戲人間的態度來唸...痕跡與邏輯,就可以講出一番道理...

中午小朋友來請我吃午餐,支支吾吾...想有人站在她那一方,陪她悍衛愛情...我還真不曉得爛芭藥為何人人愛啃?...不過,我倒是明白,如果我繼續這麼直接、一針見血下去...她會孤立無援,以後她什麼也不敢告訴我了吧...我現在,幾乎是她眼中的"愛情反對黨"了吧?!
我不明白的是:有一些話,男人明明已經講到位了,小朋友自己卻把它稀釋,認為說,這些難堪,還沒有打到她的要害,只要對方沒劈腿就好...問題是她自己不願意面對,千瘡百孔,像鬼魂一樣飄來飄去了...她居然還告訴我:怕萬一要是進入單身狀態,情傷要療很久...
我氣急敗壞...我說:上回以為妳是殘障...是斷手還是斷腳,這麼需要被照顧?...這回妳倒成了智障啦?!...日子過得太一無所缺了是不是?需要找個男人,這麼樣地來折騰自己?...
可能我早已受夠了沒有才幹的男人...於是,我說:分手是用來感覺,二人關係中欠缺的東西...妳會不會沒救了?...也沒人要搶的男人,也不知道妳在專情個什麼勁兒?...

我從小聆聽各式各樣的情史開始,很多很多類似的故事...我有點兒受不了,我猜,我會是那種力挺:看到絕症,要馬上拿到切除病灶的人...因為,拖著拖著,就是會等到被宣判...被這樣的宣判,我會更感到絕望...
只是,看人家荒唐,難道我自己沒有發生過嗎?...就是因為發生過,才會在明明第一次就看到跡象的事...看到好友會一直去否認他,然後一直沒有辦法離開...就覺得很無奈...我的觀點對小朋友而言,是辛辣、黑色的路線...她選擇待在墳墓一樣的小角落,給我的觀感,則是泡泡糖路線...可以這樣的人,人生都沒發生過什麼太糟的事吧?!...我實在蠻看不起,一談戀愛,就覺得自己比路邊小狗還不如的人...妳是個漂漂亮亮的女人,有必要看起來像等待失物招領+奉送樓房的樣子嗎?...我實在不應該有朋友的,我太愛管閒事了...
這年頭要的是很簡單...一個人的快樂也許是種透徹,兩個人的孤單,有沒有想過:早就應該割捨?...

嫁人,也是一輩子的工作...我太不看好我能勝任了...我還是追隨奧修的心的道路即是勇氣的道路:『...意味著活在不安全、活在愛與信任之中,在未知中行動;唯有透過冒險, 生命才能臻至圓熟,朝向成長邁進。生命才不理會你的邏輯,它自有其道,不受任何干擾,是你得去聽生命在說什麼,生命不會聽從你的邏輯,你的邏輯對它起不了絲毫作用。osho』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y
20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