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淚水找到路,流向眼睛
 
 
 

左圖:這是夜夫人...
我最近在想的是:如果生命出現召喚我實驗的東西時,我能不能有實驗的精神?...然後,把它視之為一種創作...

U寄line的轉貼給我,內容是這樣的:我們來簽約:我們做一輩子的好友!如果你願意簽這張合約,請繼續傳下去,不傳不是好朋友.馬雅人預言說:這是一條魔力信息.99小時內發給9個好朋友,你會在下月7號和你最重要的人永遠在一起!
我覺得很迷信...
首先,我心裡對好朋友的定義,讓我不願意簽這樣的合約...開玩笑的也不行...再來,我不夠9個好朋友...最後,我沒有需要非在一起的重要人士...
基於禮貌,我至少沒有回應:請不要傳沒有腦簡訊給我...

其實,我不是一開始就是這樣不解風情的調調...而是,一來,奔波在情海中多年,累了...二來,我有太多時間浪費在酒肉朋友身上,掏空了...可怕的不是真壞人,而是假好人...現在,我會自問:這樣的互動,我滿意嗎?...這樣的關係,舒服嗎?...在想當好人、滿足別人的需要的同時,自己有空間嗎?...我想我這種人,到哪個關係裡,都不會覺得比獨處舒服...也可能,這社會到處都是錦上添花,沒有在雪中送炭的啦...我看到的多是"晴天送傘,雨天收傘"的...在朋友這件事情上,我不是介意,我是失望...世事錯落皆是命中註定,我承認我有許多傷口...每次我都需要自己不要幹出蠢事,但我每次都證明自己錯了...真希望,我有死心,就不會浪費時間傷心了...

淚水找到路,流向眼睛...回頭來看,所有的作法,是幫我掩蓋了自己的問題,而放大了外面的問題... 
看著我的面前,有一個媽媽,覺得世界不是烏托邦,當她大女兒跌倒擦傷時,就冷冷地說:死不了...
大女兒想要擦藥,媽媽就說:妳也太小題大作了吧,長大後,別人有需要對妳這麼好嗎?...
雖然,我早已搬出家裡,重建自己的人生...這一幕在我眼前活生生上演,把我帶回從前...
小時候,我就是比較纖細性格的女孩兒...後媽也經常對我大聲喝斥,動手責罵...誰都不該這樣長大,在充滿怨恨,或大人有自己的挫折,就丟到小孩身上的環境...
我在後媽無法給我愛當滋養的環境,與各式卑劣中,喜怒不形於色、心事不讓人知、堅忍地活下來...活下去太難了,我沒有時間,也沒有心思去後悔,或耍哀怨...在我的生活圈,還沒大量接觸人群前,我甚至不知道,我的成長是從破滅夢想開始(以前,我以為每個人的生活,都跟我一樣...)...我的姐妹早都死了,也許,活著並不是一種福氣吧...
至少,我養成了一個好習慣:不要跟歷史生氣,不要對未來傷悲...

我對人都友善,但我是很難說出這種話:常來常往的,把這當自己的家,不必拘束...
關於這個項目,這種社交上,友善的應對之間,我常顯得力不從心...
若有人想借住我家,我會請她去住旅館...真的在朋友有為難的情況,我也會為難到要壓抑自己的深深覺得被打擾...所以,當這樣的對象再向我邀功時,我就會顯得難以忍受...

每一張命盤,都有自己的罩門...我人生前30年,遇到的經常是生死交關的大事,導致這七、八年來日子過得順了,我反而會把錢,大把大把地賠出去...
我隱約讀懂人生要透露給我的訊息:每個人的故事都有缺憾,缺憾裡,有陽光...  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Jan
22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