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※胡鬧是一種依賴
 
 
 

以前,閒瑕時間,我會讓自己沈浸在作畫的氛圍中...現在,我不能忍受只有閒瑕時間...我還主動創造閒瑕時間,謝絕一切社交...
在我店附近,有個漂亮的個案說:妳現在的門檻愈來愈高了,我都快走不進來了...
她提出一個很好的提議:我教妳畫畫,不跟妳收錢,只要能跟妳聯誼就好了(她的父親,是內地一位挺有名的畫家)...我心裡有被她的誠摯感動,但終究還是沒有行動...可能出社會久了,我的社交禮儀再怎麼不濟,也知道不用錢的,是最貴的...

最近一直有人建議我出書...或是口頭邀請...不知怎地,我相當地膽怯...我覺得,好像在大失敗後,我禁不起一點點小小的質疑或看不起...甚至,我也沒有半點兒自信...盡管人是廢材,話也要聽真心的...好心的朋友還打包票,說:放心,我至少會跟書局買一本...
友情這種東西,一旦玩真的,會比愛情還要刻骨銘心...這更引起了我的焦慮...關於事業,我的膽一直很肥...近一年,尤其這幾個月,我內心只要不確定,就很焦慮...我焦慮,我每天的事情多到不行...我焦慮,只要有空閒一點點就不行...人生不知道要幹什麼時,我也很焦慮...
於是,我吃了一堆"Meltykiss"的巧克力,說也奇怪,心情就會舒服,靈感就會來...

天使二媽她們很禮讓我,尤其當我進入在顏色的世界裡,恣意在自己的天空,揮上不一樣的色彩時...我算是全神貫注到心不在焉...我會莫名其妙地割傷手臂,或碰撞黑青...只碰顏料也會見血,那還真是奇怪了...
我不是很常,若真的必要時,我只對有安全度的人發脾氣ex:我阿媽、饅頭、天使二媽、小朋友...因為,在那個安全度之內,我的潛意識知道對方不會離開我...胡鬧是一種依賴...

每當,我畫陀羅遇到瓶頸了...我會做些修改、調整...或是重新開始一張草圖...至少,我不想撕掉...這是目前的我,所知避免掉入畏懼失去的陷阱裡,暫時最好的方法...我做了我想作的會怎麼樣呢?...反正,到最後,只有最真實、重要的東西才會留下...
我開始過著,一口巧克力,一堆顏料的生活...老實說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幹嘛...

我作了一個夢,所有的細節全忘光光,只是醒來,很有一種惆悵感...只見,我在床旁的筆記本,歪歪扭扭地寫著:一個男人,不能期待一睡得天下...
滿頭問號的我,正走在我人生五大發展階段裡,舉棋不定...首先,自己要行...其次,要有人說我行...再來,說我行的人要行...接著,我說誰行誰就行...最後,誰敢說我不行?...

看到前一陣子,我隨手記下的星座資訊:...雙子座月食,日月之壓力點放在凱龍上,大概這個滿月也照亮了我們的某個傷口...將埋藏著的一些傷痛、不快的回憶突顯了出來,自然容易讓情緒波動不安...反正他跑了出來,就不要再當沒事發生過,利用這個機會去治療這個傷口,並接納他是你人生的一部份...徹底的經驗、接納了,他才不會再跑出來困擾你..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y
20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