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幸福=笨蛋遇到一個傻瓜
 
 
 

我說:沒人了解為何我或其他人們,會為了小事情要分手...那會很孤獨...可是,如果真的有問過自己...這不是一個任性,或一個逃避,曾經努力過,知道二人是不同的,這時就相信自己...姐姐,我在說我的同時,也在說給妳聽...因為,要做尋找自己的動作,而非賭氣...尤其,我們倆,特別沒有資格放棄自己...我的本性,來來就太天真、太浪漫、太誇張...我能好好活到現在,我都覺得神奇,怎麼做到的?...
姐姐說:那我呢? 我是太怎樣?
我說:說來聽聽啊...姐姐...我覺得我就是太誇張,才會什麼都要很多、很好...至少要讓我自己滿意...
姐姐說:我不知道啊 是太怎樣呢我 太愛分析 想太負面 情緒太多
我說:哈...至少講點兒好的,妳有優點好嗎?那麼,妳來當個經常微醺的夢境分析師好了...
姐姐說:目前想不到 哎
我說:我的挫敗,讓我學到人生中很重要的一課,只是學費太貴了...鬱悶時,我也會在浴缸內大喊:我是這個宇宙中最強大的磁鐵,吸引強大的力量,來到我身邊...這些是狗屁,是嗎?
姐姐說:有可能是 但有時還是用一下也不錯 我自己本身是這樣 我感覺有些東西未解的話 我再怎麼唸也是沒用 只是我還不知道那是什麼
我說:妳有沒有看過:小孩子摔跤?
姐姐說:有啊 我家的常摔
我說:他們摔跤,總要看看周圍有沒有人...有就哭,沒有就爬起來...
姐姐說:是啊 不要說小孩了 連貓都會 走路滑倒 要看一下有沒有人在看牠
我說:我都不需要哭,直接爬起來比較省事...所以,長大後,遇到不開心的事,我也會看能生病的人,都是那些身邊有人照顧的...
姐姐說:知道嗎?我常會告訴自己 我不容許自己生病 流行感冒時 我也會告訴自己 我不生病 我很不喜歡那種無助感
我說:我懂...我也可以無助,但沒空無助太久...太多現實的事,淹沒了我...像我這種,完全不用看周圍有沒有人,有就立刻若無其事地爬起來,尷尬地說聲腳滑...沒有的話,還是得邊哭邊爬起來...
姐姐說:尷尬地說聲腳滑--我連說都不說
我說:如果不用考慮收入,和富貴貧賤,妳想做什麼工作?我還是會想做現在的治療師工作+寫書+園藝+畫畫+進修...種蘭花,甚至教人種蘭花,我也有興趣說...
姐姐說:我也是 我想寫作 及療癒 反正他們都愛說 現在的經歷都會是有意義的
我說:也許我就是需要先看懂自己所有的焦慮,之後才會說:我很懂得生活...可是,我看到別人在我前面,我心裡就不舒服...說實在,從小看到家庭飄搖,不只經濟,各式狀況都很不穩定,想扮演幫助者...這樣的個性,一直到工作,一心只想平起平坐...沒這個大同世界的話,就想贏過自己的設定,不能輸...不堪的過去,根本藏不起來...
姐姐說:妳曾要藏起它們嗎
我說:大家都藏啊...我沒藏,看起來,特別寒酸...妳覺得,嫁的男人,會決定將來生活的希望嗎?我知道,盡了一切努力之後,沒什麼可以做,就只好等待...等待...
姐姐說:我也不知道
我說:我雖知道,遇到人生的轉換期,別嘗試急切的改變...但我的轉換期,偏又他媽的多...
姐姐說:最近的衝擊才讓我當初隱而未現的矛盾鮮明了起來
我說:是啥?
姐姐說:就我居然可以閉著眼睛嫁給一個我不愛的人啊 然後我以為這樣可以啊 沒問題啊
我說:神經病、白痴...妳是卡到陰了吧...妳...真是...他媽的腦殘了...
姐姐說:腦漿可能被人挖走吃了 再來 快 哈哈 這已經不是神經病與白癡可以形容的了
我說:我已經用光我會的詞了...雖然我一向以直覺超準聞名...但對此事,我完全看不懂...
姐姐說:是啊 到底是誰安排的? 我還允許它發生 但我應該說 歐 沒關係 這也是有意義的嗎 我每次想到就很度濫
我說:雖然,我是這麼想:跟廖的愛情,讓妳瘋狂的話,愛情就變得太可怕了...愛情真的得過很多坎...我不介意...但妳這樣,更可怕...
姐姐說:我是瀕臨崩潰沒錯 然後木然著一張臉 沒有哭 沒抱怨 就像跌倒也不哭一樣 
我說:只是,妳在未來漫長的歲月中,是否能客觀地看待對方...
姐姐說:我覺得對不起對方 不是現在才覺得對不起 是這些年來我都有這種感覺
我說:只是覺醒之後,我的經驗是:就很難裝糊塗了...
姐姐說:這些年來 我刻意不去碰觸靈性圈  因為我總覺得我一碰 可能有事情會改變 但終究 還是忍不了 該會走進這個圈子 是擋不住的

聊完這些,我只有個感想:所謂幸福,就是一個笨蛋遇到一個傻瓜,引來無數人的嫉妒和羡慕嗎?...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Jul
24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