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祢忘記我了嗎?
 
 
 

以下是我第三篇心靈寫作時的碎碎唸。騰一遍自己的心聲時,我突然想到:如果想追求夢想,就得付出。而人的潛力,是永遠難以預料的。就像曾經讓我難過的事情,經過了許多的總有一天,我還是會笑著說出來….
我把它們從筆記本照抄過來的。

親愛的存在,祢忘記我了嗎?
生活疲於奔命,壓力點點累積。我以為自己可以混得很好,內心卻相當渴望依賴祢能幫忙。幫我打開我的眼睛,敞開我的心。讓我的世界,不會羞愧見人,得以寫出經歷過的所見所聞。
我是喜歡朋友的。朋友來訪,交心的互動,總是很滋養。我想要有名、有錢、有愛人、有成就感、有尊嚴、有正面影響力....我朋友們只想成道。我待在他們之中,顯得很膚淺。
成道是什麼?我不懂,那也不是我的願望。
她們覺得最容易成道的,搞不好是我這種人。活在當下,坦率自己的各個面向....畢竟能夠當自己,就是奇蹟。
我四處進修,就像四處尋找靈藥的僧侶。
我現在對男人,一點兒興趣也沒有。會不會不正常?
我對自己很滿意了,不再在乎我有沒有符合正常,或道循傳統。
我真的會發光嗎?
發光的我,會是怎麼樣的呢?
換成別人的人生過過看,我也不肯。自己的破爛已經適應了,抱著入眠比較香甜。我好恐懼,恐懼好不容易克服的現狀,轉眼又要重頭再來。
祢喜歡我嗎?祢給我的考驗,是喜歡我的意思嗎?為什麼祢都不記得要留空隙讓我休息?一路過五關、斬六將,卻沒領到獎牌....我好不甘心。我不甘心當個泛泛之輩,沒沒無聞的人。這樣對我自己的評價,等於沒用的傢伙,一事無成的人。
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,是騙我的吧?!隨興真的就會開花嗎?
我很關心自己有沒有前途。
我這麼熱衷進修,讓我想起一件幼稚園時期的小事。後媽的女兒學心算,後媽說:「妳只能在旁邊看,等妹妹下課。妳沒有媽媽,妳沒資格學....」
沒媽媽是不是等於沒資源?存在,祢願意當我的媽媽嗎?有媽媽的感覺到底是什麼?被視若珍寶的感覺,到底是什麼樣子?還是,一切都只是我的想像?
不熟識的朋友常形容我是「城堡裡的公主」,我倒覺得自己一路以來,比較像陰溝裡的老鼠,人人喊打。
學了一堆心理學,我不明白的是:童年被遺棄,是否一輩子也翻不了身?成不了器?只有我當自己是皇親貴族,可不可以?會不會冒犯了誰?我的雕刻刀,可以為我刻出什麼樣的人生?我的未來值得期待嗎?會有令我嘆為觀止的驚奇嗎?
我愛,我期盼,我等待,一個未知的未來。因為不敢死而活到現在,還要邁向嗷嗷待哺的將來?
我學這麼多有什麼用呢?一疊疊的筆記,陳舊地待在櫃子的角落,和散落在能裝得下這些知識的收屜。我想要有用,我才會有動力。
陽光普照的日子,人人喜愛。陰雨綿綿的日子,令我腦袋呆呆。
我可以呆呆的時候,是我被寵愛的時候。總共也只有佔我人生中的二十分之一年。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Mar
22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