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派翠妮‧索米斯的正念卡
 
水果小孩
 
 
 

笨笨只要我把水果盤上的水果解決完畢,他總嘖嘖稱奇,親暱地叫我"水果小孩".

我一向喜歡擦暗紅色的指甲油,再塗上一層亮片,感覺好像可以看著指甲就觀賞到夜空的星星.我擦這樣的指甲油,有十幾年歷史了.
指甲油有點掉了,笨笨緊張地問我這樣吃水果、餅乾,會不會把掉的指甲油吃進去?
過年在家好幾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,睡覺睡得飽,皮膚自然好.過著慢活的生活,明天才要出門上工與保養指甲,會不會恍如隔世?

笨笨經常親暱地叫我"小孩".他說他在我身上學到很多.
ex1:孩子跌倒後,很容易就恢復心情(笨笨在蜜月期後,有段時間很喜歡給我挫折)一切甘心從頭再來.繼續跌倒前在做的事情.
ex2:小孩非常有彈性,用特有的天真,展現堅強自信的一面.
ex3:從小孩身上體會到年輕的生命的勇於嘗試與遊戲的心情.

其實我也從笨笨身上學到很多,我很會撒嬌,這是我跟笨笨的相處的生存之道.
在小孩子眼中,再次開始一點也不晚.在人生中,重新開始永不嫌遲.

剛跟笨笨的媽媽聊天,聊到是否要去拜訪我的親生母親.說是親生母親,卻挺陌生.
媽媽擺個姿勢搞個什麼鬼的,總要我先示好、先打電話,若她當初真的那麼在意我的話,怎會找不到我?戶口名簿這麼好找.我都已經主動登門拜訪了,身為媽媽有那麼多狗屁自尊心跟手段,沒打算補償我就算,也沒有失而復得的喜悅.
我對媽媽的怒氣,排山倒海.到底還要我怎麼樣?我真不想惹這麼需要"應付"的垃圾事上身,這不是我的專長.我秉持不接觸就聽不到.自己過得好就好了.而且自己要過得好,還真不容易,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辦到的.我也懶得再說一遍辛苦經或個人成長奮鬥史.
直逼問:妳爸爸一定要妳養他對不對?
我心裡面直嘀咕:知道了還問.說得準又怎樣,在我的成長過程,一點也幫不上忙.
我從沒想到,找到媽媽,會被變相地想要拿多點錢,會要一些不著邊際的人情,沒有空跟我相處,我去看她的時間一起在打電話或招呼他人...我待在她身邊,都是閒雜人等在跟我講話.我受夠了當爸爸的負擔或當媽媽的隱形人.我有點適應不良媽媽的公關話ex:小時候這位阿姨抱過妳啊,妳都不記得,沒良心...或照片上都是妳,還有誰?妳看妳多得寵?...我在我的原生家庭與媽媽之間,好像名為女兒,卻再怎樣都是外人的感覺,裝熟是自討沒趣.
不常相處,講那些都沒有用.憑心而論我若真想表現孝順,養我成年的爸爸永遠是第一選擇.我只想到對我爸爸好.當然我現在對他也不算差,但若要做作的話,人選肯定是有深厚感情的爸爸.
煩人的人很多,三姑六婆永遠有意見.怎樣正反都有話講,平常又不來往.我還是釋懷得好,講得多難聽,只要沒碰面,又聽不到.我真心打算:相處不來,淡掉就算了.怎樣都不是自家人,又何必?
要我完全不想這件事,實在是太困難、太痛苦了,但我仍是對自己說:從今以後,我不必生活在過去,不要再為打翻的牛奶哭泣.我一定要勇敢地面對這一現實,承受住打擊,絕不能讓曾經她遺棄我,現在她不關心我的我自認為的失敗打倒我.

我講台語的排列組合被學妹笑.她覺得我是台語亂講,用錯地方,牛頭不對馬嘴.怎麼會把貶低自己的詞用在自己身上呢?打了電話跟學妹吐苦水,學妹直叫我收兵別理,時間太多是不是?幹嘛不享福,自己找麻煩.

過年待在笨笨家中,這是我長那麼大以來,與人同住時,待在家裡又能放鬆的一次.
想起我自己過得很不好的小時候,我就會想:我媽媽怎麼都沒有回來救我啊?!
這只證明這麼多年來,大家各過各的,都過得很好.實在沒有必要再聯絡.

找到媽媽給內在小孩一個交代.去吧,小小Mallika,去服務你的個案,將勇氣與力量給予需要的人.

我很幸福,不熟的同學都跟我說:Mallika,這是妳應得的.
感謝我的守護天使,帶領我去尋找愛.現在找到了!

 


回上一頁
 
   
 
  2019/Sep
17
 
  COPYTIGHT © MALLIKA. ALL RIGHTS RESERVED. [友情連結] DESIGN BY COSC